凯发陈小春古惑仔

时间:2019-10-16 18:23:09 作者:凯发陈小春古惑仔 热度:99℃

凯发陈小春古惑仔第二章:风干的玫瑰(11)王朔

凯发陈小春古惑仔

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的泪,满头的汗,又是同一个梦。我呆呆地坐在床上,手里握着吊坠项链。阿俊会不会也像诗诗的公公一样,永远回不来了?  “不!不要!阿俊,你真的永远都不回来了吗?我好害怕。”  我起身来到阳台,坐在摇椅里,遥望繁星点点的夜空,冥思苦想。却怎么也想不出,阿俊会去哪儿?算了,不想了。还是回卧室接着睡觉吧。  可我毫无睡意,在床上折腾了半天也没睡着。最后起身把电脑打开。本来我对上网聊天没什么兴趣,或许是因为没有心情在虚拟世界里捉迷藏的缘故。其实,阿俊早就给过我一个QQ号,但我没用过几次。我上网也就是听歌、看flash动画,或者查查资料什么的。  我本想直接进入聊天室,却不知道我的QQ号是多少。我找出电话号码本查找,找了半天才找到——235126739。网名是“天使在线”,这是阿俊给我起的。他说,这个名字最适合我。  想不到,聊天室里竟然有这么多人,看来睡不着觉的绝不是我自己。我这个网名的点击率很高,可我一查资料,大都是些小毛孩子。  跟这些小毛孩子我可没什么聊的,我觉得,跟我聊天的人,年龄至少也要在三十岁以上。在这里没有找到合适的聊天对象,我便以散客身份进入新浪聊天室,这里人更多。我还没等来得及改名,就立刻被一个名字吸引了——《丢失的的爱情》——这是我的一本小说的书名!  我马上点击这个名字,原来是一个看过这本小说的读者。针对这本小说的内容,我们展开了颇有深度的对话。我们聊得很投机,大有不见一面就会遗憾终生的感觉。最后,我告诉她,我是这本小说的作者。  “啊!!!!!!!!!!!!!!!”  她打出一连串的惊叹号,接着又打出一个一连串的问号。  “真的????????”  我学她的样子,也打出一连串的惊叹号:“当然!!!!!!!!!!!!!”  我们开始互报姓名、电话。当我再次发言时,居然“查无此人”了。就在我感到奇怪时,我家电话响了。我立刻意识到是楚楚,刚才跟我聊天的那个女人。果然如此。楚楚说,她想跟我见面聊,约我明天上午十点,在梦幻咖啡厅见。我欣然应允。  二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咖啡厅。楚楚告诉我,她是一家杂志社的执行总编。她长的算不上漂亮,但气质很好,脸上带着职业女性特有的那种端庄和自信,言谈举止显得既大方又干练。  我们没聊上几句,楚楚就开门见山地跟我讲起她的故事。  我比较早熟,尤其在感情上。初三那年,我们班来了一个特帅的男班主任,姓范。范老师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端正,仪表堂堂。  本来极其枯燥无趣的数学课,经范老师一讲,立刻鲜活起来。似乎每一个数字都是一个跳动着的音符,而每一个跳动着的音符又像是一颗充满感性色彩的灵魂。  范老师讲课时习惯侧身写字,板书写得非常漂亮。他讲课从来不看书,连作业都知道在哪页上。  最绝的是,他批改作业的速度,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他把我们的作业本一组一组地收上来,然后批完一组发回去一组,顺便进行总结。  几分钟就可以批完一组。他从来没有把作业本拿回到他的办公室去。他的高智商仅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略见一斑。范老师除了课讲得好以外,他还是运动场上明星级的人物。他的足球踢得简直太棒了。  唯一可以令我如醉如痴、而又几近疯狂的运动就是足球,而且我一向认为,男人可以不抽烟(最好不抽)、可以不喝酒(尽量少喝),但决不可以不喜欢足球。足球最能体现男人的雄性魅力。第十章 天空嚼不碎一抹云烟(7)

王朔  我开始后悔不该跟和子顶嘴,他说得对,像我这种下贱的小女人有什么资格跟人家要尊严? 别说他说跟我父亲是兄弟,就是他说他跟我爷爷是兄弟,我也没资格跟他计较。  前段时间,我们那里就有一个姐妹由于跟客人翻脸,结果被人家打得鼻青脸肿,躺了好几天才起来。过后只能不了了之,除了我们几个跟她一样的姐妹对她同病相怜之外,还有谁肯向着她说话,连老板都直埋怨她不知道深浅。  我连声跟和子说“对不起”,可他却说现在道歉晚了,他已经被我激怒了。就在和子动手撕我衣服之际,二来一把将和子推开,他说:“咱哥们儿花钱出来玩也要讲良心。人家小姑娘还不到二十岁,咱们别把她给吓着。”  和子一听这话就更来气了,他说:“二来你算什么东西?居然帮婊子来对付我,你也太不爷们儿了。我要是打她,你还得心疼是怎么着?”  随后,和子伸手狠狠给我一个耳光,我当时就流鼻血了。二来也生气了,他气愤地质问和子:“你居然好意思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咱俩到底谁不爷们儿?你酒喝到狗肚子里去了?”  和子飞起一脚把二来踹得坐在了地上。二来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向和子砸过去,和子的脑袋立刻有血淌下来。吓得我哭着求他们不要再打了,大家也赶忙拉架,费了好大的劲总算把他们拉开了。  和子一边往外走,一边捂着头警告我这事没完。我相信他的话,这事不可能完,他随时随地都可能来收拾我。二来说,和子没啥大能耐,他叫我别怕他。可我能不怕嘛,对付我也不需要什么大能耐呀?  我便连夜离开那家歌舞厅,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十年中,我从一个男人的身体上漂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体上,我忍受着种种侮辱,过的是非人的生活。  我的身体被无数个男人穿越,我以为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早已经麻木了。其实不然,我的生命并没有死去,我心中还有爱,还有激情。  在我二十一岁那年,在鼓浪屿的皓月园,我遇到一个叫马林的男人。马林给我的是一场足以感动我一生的爱情。  景色迷人的皓月园,明代建筑特色与海滨的沙鸥、树木、海景山色相辉映,构成了一幅天然的图画。园内青铜大型群雕浮雕,再现了当年郑成功挥师东渡,驱荷复台的历史场面。  每当看到这些,我总是会被感动。我甚至想,为什么自己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即使战死沙场也比现在这样活着好。当时,马林也站在皓月园郑成功的巨型石像前,我们都被历史人物感动着。  马林很自然地跟我聊了起来。他告诉我,他是做金融生意的,后来得知,他的工作其实就是替别人炒股票。马林很兢业,也很辛苦。他常常没有休息日,整天研究股市行情,分析国家政策。  我们聊得相当开心。返回时,我们相依相偎地站在客轮上,俨然一对恋人。我们开始频频约会,我知道他喜欢上了我,我发现自己也喜欢上了他。  于是,我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他。我想趁早跟他断了,不想彼此伤的太深。可这并没能阻止林,他说,以前我怎么着不关他的事。他就是喜欢现在的我。他几乎是用绑架形式将我带到了他家里。  虽然我跟无数个男人上过床,但没有一次是我心甘情愿的,所以也就不可能有真正快乐的时刻。马林是我遇到的最棒的男人,当他穿越我身体时,我内心的震颤是无法形容的。我第一次不用借助外部因素就可以”私企老板”到最佳效果。  第二天早上,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马林已经把早点给我准备好了。他坐在旁边看我吃东西。他说:“你知道吗小傻孩儿(我喜欢这个称呼,它令我感动),你很美。”第五章:斑斓的海面水妖醉舞(5)

第十六章:沉淀迁徙的梦幻(2)  “哎哟!小朔,你今天怎么了?”妈奇怪地看着我,“怎么突然叫阿俊哥了?”  我有些不情愿地说:“谁愿意叫呀?他就比我大一岁。可同学们都笑话我,说我没大没小。”  妈笑着说:“小时候你就不肯叫,整天‘阿俊’、‘阿俊’地跟我一样喊阿俊,我责怪过你几次,可每次阿俊都护着你。说什么,他不习惯你叫他哥,喜欢听你叫他名字。”  “阿俊真好!”  我由衷地说。妈马上嗔怪道:“又叫‘阿俊’,叫习惯了是不是?”  我嘻皮笑脸地说:“是,这叫习惯成自然嘛。当然了,也叫恶习难改。”  听见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我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兴地说:“阿俊回来了!”  果然是阿俊。妈问阿俊怎么去了这么久,阿俊说,马上就要放假了,他这个学生会主席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把榴莲递给阿俊,对他说:“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要是再不回来,我可就全吃了。”  阿俊高兴地把榴莲接过去,他看了看榴莲,又把它递给了我。他说:“我现在不喜欢吃这个了,你都吃了吧。”  我高兴地说:“什么时候不喜欢吃的呀?前几天不是还喜欢得不得了吗?”  阿俊赶忙说:“就是这两天。你吃吧,啊?”  我立刻大口吃起来,忽然听见妈说:“小朔,你喜欢吃的东西,恐怕以后阿俊都不会喜欢吃的。”  我看了看妈,又看了看阿俊,明白了——原来阿俊是故意不吃的。我不好意思地把最后一点榴莲递给阿俊,阿俊坚决不吃,急得我只好把榴莲塞到他嘴里去。  妈笑着对我说:“小朔,你都快二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天真、一样单纯?”  阿俊说:“妈,这就是小朔最可爱的地方。您不觉得吗?”  妈吸了一口烟,若有所思地说:“这倒是。不过我担心,社会这么复杂,她这么不成熟,将来走上工作岗位怎么办?又怎么嫁人呀?”  我不高兴地说:“妈!您担心什么呀?不是早跟您说了嘛,我毕业后当自由撰稿人;而且不嫁人。”  妈一脸茫然地说:“当自由撰稿人可以,可不嫁人怎么可以?”  我得意地说:“有什么不可以的?我跟阿俊说好了,咱们三口人永远生活在一起。是不是阿俊?”  阿俊立刻说:“是。妈,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妈哭笑不得地说:“你们可真能胡闹,竟然想出这么个主意来哄我开心?”  “谁哄你了?”我着急地说,“我可是认真的。”  阿俊也说:“我也是认真的。”  妈轻声对阿俊说:“阿俊,妹妹天真,你怎么也跟着幼稚起来了?”  阿俊申辩说:“妈,我是认真的。”  妈用怪怪的眼神看了看我俩,没再说什么,转身去了卧室。阿俊见我手捂着肚子,就问我怎么了。我说,胃里好像不太舒服。  阿俊笑着说:“榴莲肉中含淀粉百分之十,糖百分之十三,蛋白质百分之三,还有多种维生素等,营养相当丰富。一个榴莲顶三只鸡,所以一次不可多吃。否则,肠胃无法吸收,还会上火。”  我着急地说:“那怎么办?”  阿俊说:“办法倒是有。只有水果王后山竹,才能降服水果之王榴莲。”  我知道没地方弄山竹去,只好站起来活动。怪不得每次吃了榴莲,我都会觉得胃里不太舒服呢。我边活动边埋怨阿俊,既然如此,为什么还叫我吃那么多。他说,看见我看榴莲的眼神,他就不忍心阻止我。  见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阿俊对我说:“你那么爱吃榴莲,知道这种水果是谁发现的吗?”第十六章:沉淀迁徙的梦幻(1)

  我突然想到,如果阿俊也正好在这里的话,那么,主持人一念我的交友卡,他就会听到的。抱着这种心理,我填写起来。交友寄语一栏,我只写了一句话:我来自天都,希望我的成都之行会因为有了你而更加快乐。还没等我把这张卡填完,就有一位男士来到我面前。  我一边填卡,一边跟他聊天。他说他是做国际贸易的。他把他的工作给我介绍了半天,我只听清这一句。不是他的普通话讲得不够好,而是这里太吵的缘故。  我把填好的交友卡递给一直站在旁边等着的小妹。大概这位男士觉出我对他不中意(否则不可能再填那张卡的),跟我聊了一会儿,最后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就走了。  我的确不喜欢跟他聊天,只因为他穿了一件红色T恤衫。我实在不喜欢男人穿红色的衣服。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就跟我不喜欢穿花裙子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红衣男子刚离开,又有一个小个男子坐在我身边。他那双凸起的大眼睛,让我不由分说联想到甲亢病。他端着酒杯跟我碰了一下,我脱口而出“祝你早日康复!”  “什么?”  那双眼睛瞪得更大了,眼看着要出来了。  我借着吵声立刻改口说:“我说,祝愿是第一步。”  “哦。我也希望我们能够有进一步的发展!”  他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个时候的他还是蛮好看的。没等我们再聊什么,台上的主持人示意大家安静,他手里拿着几张交友卡大声读了起来。  我认真听着。当读完我那张时,大眼睛男子看了一眼我的座号,没等到跟我“有进一步发展”,就客气地跟我道别给别人让位了。  我在交友卡上是这样填写的:男性,28岁,属龙,身高一米八0,体重七十五公斤,英俊帅气, O型血,双鱼座,性格既开朗又稳重,建筑硕士。引荐方式:到我所在的45号座来面试。末了还有一个备注:不符合条件者请勿扰。  我要求的这个人就是阿俊。我想,像阿俊这样条件的男人,别说成都,可能整个中国都难找。  我优雅地坐在那里,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等着奇迹出现。一直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奇迹没有出现。我起身离开,这里的过分热闹,跟我的心情实在很不相符。另外,我臀部两侧连着两条腿在隐隐作痛。  外面的天气好暖呀!这里跟天都的温差估计有十度左右。灰朦朦的天空,薄雾迷漫,细雨菲菲。像绣花针一样的小雨,撒娇地打在脸上,痒得我好舒服。  就在我仰望天空,感受成都夜色的时候,一辆银灰色轿车开过来。一位男士从车窗里探出头,很绅士地问我:“请问,你是天都来的小朔吧?”  “天啊!”  我一下惊呆了——这不是我亲爱的阿俊吗?他真的在这里?在等我一起去九寨沟祭奠妈妈?我惊喜激动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我刚从单行道俱乐部出来。”  阿俊从车里下来,用略带磁性的男中音继续说道:“你的交友条件我基本不符合,除男性之外。”  平头,灰色衣裤,风度翩翩,帅气俊朗——他的长相、声音、气质、举止言谈……天啊!跟我的阿俊一模一样!  “阿俊!”  我声音颤抖着走到他眼前,扑在他怀里,泪流满面。老天!我终于找到阿俊了。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我抬头起,透过泪眼,深情注视着阿俊。  “小朔,我想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是吧?”  认错人了?他不是阿俊?这不可能。我着急地说:“阿俊,难道你不认识了我吗?我是小朔!”  大约半年前吧。我们社派我去参加某省作家协会举办的一次文学研讨会。会后,我们来自同省的一行九人去丹霞山游玩。  丹霞山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它的著名在于它的神奇。“双乳石”、“阴元洞”、“阳元山”、“仙女现花”这几个景区可以称得上是造物主为人类创造的奇迹,天然形成的男女生殖器,简直逼真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当看到那个矗立在半山中的男子生殖器时,我立刻被震撼了!它的伟岸、高大、雄健、以及逼人的气势,令我浑身颤栗。而“阴元洞”给男人的感受更是触目惊心。  有一个诗人作家,当他看见这个“阴元洞”时,激动得不能自已,痴迷得把情人搂在怀里,当着众人的面开始接吻。  我们并没意识到他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可以说,那个时候,你只会觉得自己是个生灵,仅仅是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动物。好在当时正在下小雨,除我们这几人之外没有其他的游人。  回去的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九人之中,有写小说的,有写诗的,也有写散文的,都是些玩弄文字的人,然而,在这个时候,语言竟显得那么苍白,它根本无法表达我们的感受。  那个“阳元山”的图像在我脑海中不断的放大,我的思维也在不断地跳越,苍茫、久远、死亡、爱情、道德等等,都成了一个一个的碎片,我无法将它们链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序或一个框、一个架。  下山后,我们直奔酒店。或许这个时候只有酒才能把人们心里积压的东西释放出来。我从来滴酒不沾的,但那天破例,我主动喝了白酒。因为我感到胸闷气短,总觉得心里有话没说出来。  我想每一个人都会有同感,想借着酒来发泄一下。有一个姓宋的诗人,平时我们都尊称他宋老师,他大概真的喝高了。他竟一再地当着大家的面要我当他的情人。  我说不行,说不行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我对宋老师只是很尊重很欣赏,真的没有那个感觉。说穿了,也就是我没有想跟他上床的那种感觉。  否则,我想我不会拒绝他。当时正在下大雨,宋老师见我一个劲地摇头,就一个人跑到雨里,大喊着“怡心我就是喜欢你!”“怡心我就是想要你!”  饭店里的服务员都笑呵呵地看着我们,老板娘还夸东北人爽快。我喊宋老师进来,他却说什么也不肯。我冲出去拽他,他还是不肯跟我回来。我只好说“这事慢慢商量”,他这才进来。进来不久,宋老师就开始打喷嚏,像是着凉了。  结果,大家都对我不满意,骂我是“闷骚”。说我心里明明喜欢宋老师,却偏偏装纯洁(男人女人之间往往就是这样的,当男人追求女人时,如果女人拒绝,就会被看作是可怜的假正经;而女人接受,又会被当成娼妇)。  我当时最大的感受不是觉得自己委屈,而是遗憾身边真的没有我喜欢的人,否则我会做出来给他们看的,让实践来证明我不是什么“闷骚”。  那时候正是程家儒不理我的时候,我已有很长时间没接触过男人了。经常有人说我气色干涩灰黯,我正盼望着遇到一个能给我滋润的男人。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找一个这样的男人。  其实,我思想很保守。我总是认为男人偷欢正常,女人应该守贞洁。但从丹霞山回来后,我就变了。因为程家儒仍然对我不闻不问。我前后走了近二十天,可他见到我,都没正眼看我一下。  即使是一条狗,走了这么久回来,它的主人也会跟它打声招呼、问候几句吧。我躺在程家儒身边,想起矗立在丹霞山上的阳元山,不禁再次激动起来,程家儒却睡着了。欲望的小草在我心里一簇一簇地疯长着。

凯发陈小春古惑仔

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的泪,满头的汗,又是同一个梦。我呆呆地坐在床上,手里握着吊坠项链。阿俊会不会也像诗诗的公公一样,永远回不来了?  “不!不要!阿俊,你真的永远都不回来了吗?我好害怕。”  我起身来到阳台,坐在摇椅里,遥望繁星点点的夜空,冥思苦想。却怎么也想不出,阿俊会去哪儿?算了,不想了。还是回卧室接着睡觉吧。  可我毫无睡意,在床上折腾了半天也没睡着。最后起身把电脑打开。本来我对上网聊天没什么兴趣,或许是因为没有心情在虚拟世界里捉迷藏的缘故。其实,阿俊早就给过我一个QQ号,但我没用过几次。我上网也就是听歌、看flash动画,或者查查资料什么的。  我本想直接进入聊天室,却不知道我的QQ号是多少。我找出电话号码本查找,找了半天才找到——235126739。网名是“天使在线”,这是阿俊给我起的。他说,这个名字最适合我。  想不到,聊天室里竟然有这么多人,看来睡不着觉的绝不是我自己。我这个网名的点击率很高,可我一查资料,大都是些小毛孩子。  跟这些小毛孩子我可没什么聊的,我觉得,跟我聊天的人,年龄至少也要在三十岁以上。在这里没有找到合适的聊天对象,我便以散客身份进入新浪聊天室,这里人更多。我还没等来得及改名,就立刻被一个名字吸引了——《丢失的的爱情》——这是我的一本小说的书名!  我马上点击这个名字,原来是一个看过这本小说的读者。针对这本小说的内容,我们展开了颇有深度的对话。我们聊得很投机,大有不见一面就会遗憾终生的感觉。最后,我告诉她,我是这本小说的作者。  “啊!!!!!!!!!!!!!!!”  她打出一连串的惊叹号,接着又打出一个一连串的问号。  “真的????????”  我学她的样子,也打出一连串的惊叹号:“当然!!!!!!!!!!!!!”  我们开始互报姓名、电话。当我再次发言时,居然“查无此人”了。就在我感到奇怪时,我家电话响了。我立刻意识到是楚楚,刚才跟我聊天的那个女人。果然如此。楚楚说,她想跟我见面聊,约我明天上午十点,在梦幻咖啡厅见。我欣然应允。  二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咖啡厅。楚楚告诉我,她是一家杂志社的执行总编。她长的算不上漂亮,但气质很好,脸上带着职业女性特有的那种端庄和自信,言谈举止显得既大方又干练。  我们没聊上几句,楚楚就开门见山地跟我讲起她的故事。  我比较早熟,尤其在感情上。初三那年,我们班来了一个特帅的男班主任,姓范。范老师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端正,仪表堂堂。  本来极其枯燥无趣的数学课,经范老师一讲,立刻鲜活起来。似乎每一个数字都是一个跳动着的音符,而每一个跳动着的音符又像是一颗充满感性色彩的灵魂。  范老师讲课时习惯侧身写字,板书写得非常漂亮。他讲课从来不看书,连作业都知道在哪页上。  最绝的是,他批改作业的速度,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他把我们的作业本一组一组地收上来,然后批完一组发回去一组,顺便进行总结。  几分钟就可以批完一组。他从来没有把作业本拿回到他的办公室去。他的高智商仅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略见一斑。范老师除了课讲得好以外,他还是运动场上明星级的人物。他的足球踢得简直太棒了。  唯一可以令我如醉如痴、而又几近疯狂的运动就是足球,而且我一向认为,男人可以不抽烟(最好不抽)、可以不喝酒(尽量少喝),但决不可以不喜欢足球。足球最能体现男人的雄性魅力。

王朔第十二章 尸体被影子遗弃(3)

关于凯发陈小春古惑仔跟凯发陈小春古惑仔的相关文章以及介绍内容凯发陈小春古惑仔有小编来给大家讲解,
本文链接:http://danyuy.comljlue9ey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本站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